武僧释永旭四宗罪:修房涉敲诈 占4间大殿已被清

武僧释永旭四宗罪:修房涉敲诈 占4间大殿已被清退


原标题:“武僧”释永旭到底干了什么
 
23年前,释永旭在师兄兼师父的释永亭介绍下,走进河南偃师。
 
23年后,他因涉嫌“恶势力”被逮捕。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可看到:释永旭,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师弟,偃师市佛教协会会长,偃师市政协委员。不过,当偃师警方于7月30日发布通告,将于8月1日在偃师大口镇举行公开指认现场暨检举揭发动员大会那一刻起,释永旭已跌入“涉黑恶”旋涡。
 
23年间,释永旭到底干了什么?连日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在偃师、登封等地进行了深入调查。
 
 
 
原少林寺法物流通处。
 
风暴来临
 
先是武校被关停后因涉黑恶被逮捕
 
5月13日晚11点,正在家中休息的释永旭,突然接到河南宜阳警方的通知,因涉嫌敲诈勒索,他被监视居住。
 
家人对此很关心,释永旭却给出一句话:没什么大事。
 
对于他来说,这确实不是大事。早在2018年12月,他已被警方询问过。当时,警方要求释永旭对过往有所交代,他坚称自己“没干过什么事”。
 
对于他来说,“监视居住”不过是警方的又一次“把戏”。
 
然而,形势急转直下。
 
6月16日中午11时,因涉嫌敲诈勒索罪,宜阳警方对释永旭予以拘留。
 
7月23日16时,经检方审查,释永旭被依法逮捕。
 
释永旭家人很慌张,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今年4月。
 
当时,释永旭所办少林寺禅武学校,因相关证件不足,被登封市有关部门关停。校内学生,不得不迁往其他有办学资质的武校。
 
 
 
释永旭位于大口镇的住宅被查封。
 
释永旭干了什么?
 
多方打听后,亲属们得到了一个准确信息:释永旭涉黑恶。
 
7月30日,河南偃师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当地拟定于8月1日上午召开释永旭涉黑恶犯罪团伙16名主要成员公开指认现场暨揭发检举动员大会,但后来这一活动取消。
 
对于释永旭和他家人来说,风暴来临。
 
离家讨生
 
沿路乞讨到少林剃度出家拜师学武
 
河南邓州,位于中原大地西南角,素有中原天府、丹水明珠之称。
 
1969年,王云生出生在邓州九龙乡,那是一个普通农村家庭。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对于家里来说,王云生的出生,喜庆中也带来了一丝阴霾。因为在他之前,家里已经有了3个哥哥,最大的一个,比他大近10岁。
 
大哥王云鹏眼中,老四云生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兄弟四个中,父母最喜欢的也是云生。
 
“他为什么出家?”家人至今没想明白,王云生会成为出家人。
 
16岁时,初中毕业,王云生没有选择继续学业。他沿路乞讨,一路从邓州走到嵩山,见到了当时少林寺方丈行政法师。
 
后来,王云生剃度出家,取名释永旭。
 
当时,只有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是早他4年入门的师兄。
 
在少林寺中,释永旭年纪小,是外来户,被欺负是常事。
 
为保护自己,他求师兄释永亭教自己功夫,并磕头认了对方当师父。
 
释永亭曾经问过释永旭为什么会出家,释永旭说,因为穷。
 
王云鹏说,在某一年过年时,他曾经和释永旭有过一次谈心,当时他也问过类似的问题,释永旭说“都是为了活下去”。
 
第一桶金
 
承包法物流通处两个哥哥为他送货
 
1988年,释永旭19岁。
 
他再次发挥自己的聪明头脑,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二件大事:承包少林寺的法物流通处。
 
释永旭的行为,在家人眼里其实并不被理解。
 
王云鹏说,释永旭承包法物流通处时,家里人曾反对过,但释永旭却一意孤行。
 
然而三年后,释永旭的二哥王云龙,开始专职为他运送货物前往少林。1995年,释永旭的三哥王云雷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1996年左右,释永旭的人生再次发生改变,由于部分原因,他不再列席少林寺管委会,在寺里也不再担任职务。
 
他,开始另谋出路。
 
而师兄兼师父的释永亭在此时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去偃师。
 
释永亭于1986年还俗结婚,回到了家乡偃师大口镇。释永旭一直和他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礼物必不可少,平时也经常前往释永亭处,请对方继续指点功夫。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释永旭认识了警方公布16人名单中的袁明山等人。
 
袁明山、袁纪军、袁占京、袁银保、袁文锋、袁林通6人,均来自偃师大口镇袁寨村,其中袁明山是释永亭的同学,也是袁寨村的村主任。
 
经过多次考察,释永旭终于选定了当时位于牛心山的奶奶庙,作为自己新的根据地。
 
卷入是非
 
限制灌溉打村民哥哥称其无钱很穷
 
来到偃师后,释永旭的事业蒸蒸日上,修路、包山、盖房、开武校,无往不利。
 
社会地位也逐年提高,他先后担任偃师市佛教协会副会长、会长,随后更是成为偃师市政协委员。2012年时,释永旭曾出资1万余元,为大口乡敬老院老人捐赠46套过冬棉衣。
 
然而,随着地位与财富的提升,释永旭的麻烦也随之而来。
 
母亲所居住的依山别墅、龙口寨村民所指控的限制灌溉、多人称曾被释永旭殴打……负面新闻不一而足。
 
对于这些事,释永旭的家人另有说法。
 
王云鹏说,母亲所住的别墅,并非释永旭所有,而是当时承包林场时就在那里,释永旭只是后来对其进行了翻修,目前,该别墅仍有漏水的地方。
 
而限制村民灌溉,在王云鹏看来更是无稽之谈,他说,如果真的限制了一百多亩土地的灌溉,为何村里不站出来阻止?
 
王云鹏说,殴打村民则是部分人信口开河,“我们是法治社会,如果真的是像他们说的,打了人还砍伤了人,为什么警察不管?为什么现在释永旭的拘留通知是敲诈勒索?”
 
在王云鹏看来,释永旭是一个很穷的人。
 
“他2008年第二次翻修牛心山上的洪江寺(原奶奶庙)的时候,钱都拿不出来,当时还是和家里借钱,同时又向银行贷款才能够动工。”
 
王云鹏称,释永旭当时曾向偃师某银行贷款300万,目前仍未还清。
 
对于释永旭的禅武学校,王云鹏表示,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其实并未有过多少收入。“他就是当初在焦村承包的那个矿挣了些钱,当时这个矿经营了8个月,就被永煤集团收购了,挣了几百万。”
 
涉四宗罪
 
修房涉敲诈勒索占4间大殿已被清退
 
释永旭的律师告诉王云鹏,释永旭所牵扯的案件一共四宗。
 
第一宗是房屋纠纷。释永旭曾租住了一名姓田的人的房子,当时房子漏水,释永旭就叫房东修葺,房东并未理睬,最后释永旭自己出资修葺,并让房东补偿修葺的钱,警方认为释永旭涉嫌敲诈勒索。
 
第二宗案件,与一个寺庙有关。一名杨姓女子曾向释永旭借款300万,到期未归还,释永旭根据借款合同,用杨姓女子的寺庙作了抵押。
 
第三宗案件,则是与少林寺有关,不过王云鹏表示具体什么事件他并未了解清楚。
 
最后一宗案件,则是一个姓雷的人举报释永旭敲诈勒索。
 
不过,警方并未证实相应问题。
 
关于少林寺与释永旭之间的问题,据一名在少林寺出家超过25年的老僧人介绍,其实是源自寺内的4间大殿。
 
这名僧人表示,释永旭在离开少林后,仍旧占据着少林寺里包括文殊殿在内的4间大殿。
 
老僧人表示,释永旭曾经要求寺里给他300万,不然绝不搬出。而寺里一直没有同意,因此这四间大殿也一直被释永旭所控制。
 
8月3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看到,少林寺在登封警方的协助下完成了对文殊殿的清理。
 
关于300万的说法,王云鹏也进行了确认,不过内容却不同。
 
他表示,这300万,其实是少林寺购买殿内货物的支出,“少林寺只愿意出100万,释永旭要300万,双方因为价格问题谈不拢。”
 
王云鹏不明白,这四起案件与敲诈勒索有什么关系,“都有合同和协议,怎么是敲诈勒索?”
 
雾里看花
 
嫌疑人各有罪名实情警方未作答复
 
 
在偃师警方所公布的16人犯罪名单中,释永旭被指敲诈勒索,王云龙被指寻衅滋事,王云雷被指聚众斗殴,袁明山被指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袁林通被指非法拘禁,袁纪军、袁占京、袁文锋三人均被指寻衅滋事,袁银保被指敲诈勒索,温建锋被指寻衅滋事,其他人的罪名暂不清楚。
 
然而,具体他们是如何在释永旭的带领下,进行有组织犯罪,警方并未给予相关答复。
 
袁林通的哥哥袁林道认为,弟弟被指非法拘禁,其实是由于10余年前的一场洪江寺的庙会抓小偷。
 
袁林道说,当时这个小偷划破了袁林通妻子的口袋,袁林通抓住小偷后,将其关进了洪江寺的一个房间。后来,小偷报警,袁林道被拘留。
 
然而,关于此事,警方依然没有证实。
 
有关释永旭的涉黑案件,就像是一个黑洞,神秘莫测,透不出一丝光亮。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