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N年的眼保健操,该近视还是近视了,原来是

做了N年的眼保健操,该近视还是近视了,原来是因为没在外面野……


说起眼保健操,您还记得怎么做么?
 
 
 
“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现在开始,闭眼……”从小学到初中的这段时间,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都能听到熟悉的音乐和播报声,嗯,该做眼保健操了。
 
 
 
说起眼保健操,真是满满的童年回忆,笔者身边的人纷纷凭回忆做起自己小学、初中时代做过的眼保健操。
 
 
 
 
来源:网络
 
 
 
大家做的眼保健操各有不同,但总体来说有大概以下几个版本,不知您当初做的是哪一版?这些穴位还能找得准么:
 
 
 
 
 
 
“起源”时期的8节版:针对攒竹穴、太阳穴、精明穴、四白穴、头维穴、翳风穴、风池穴、合谷穴的点按。
 
 
 
较早的一套5节版:①挤按睛明穴、②按揉太阳穴和轮刮眼眶、③按揉四白穴、④按揉风池穴、⑤干洗脸。(这时候的广播台词还是“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很有时代特色)
 
 
 
较新的一套6节版:①揉天应穴/按揉攒竹穴、②挤按睛明穴、③揉四白穴、④按太阳穴轮刮眼眶、⑤揉风池穴、⑥按揉耳垂眼穴脚趾抓地[1]。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小范围版本,比如,著名的“翻白眼版”眼保健操:
 
 
 
 
来源:网络
 
 
 
 
眼保健操,来自体育老师的“杰作”
 
 
 
不知眼保健操是否勾起了您的回忆,如果告诉您,这套宣称能够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的眼保健操是体育老师发明的,不知道您有何感想……
 
 
 
眼保健操是中国特有的,北京市是全国第一个推行眼保健操的城市,而眼保健操的诞生缘于一次健康普查。
 
 
 
1961年,北京市教育局对全市中小学生进行了一次视力状况普查。
 
 
 
普查结果显示,当时北京市中小学生的近视率随着年龄增长明显增高,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为10%、初中生为20%、高中生为30%。看到中小学生有这么高的近视率,北京市教育局着急了,保护中小学生视力这件事必须要做,而且方法又要简便易行。 
 
 
 
多看医典:如何防治近视眼
 
 
 
这时,北京医学院体育教研组的体育教研主任刘世铭进入了北京市教育局的视野。
 
 
 
刘世铭这位体育老师自己有700度的高度近视,孩子也有高度近视,为了平时能够帮自己和孩子保健,他自创了一套能够放松眼部周围肌肉的按摩操,再加上他对中医经络、推拿按摩等有一些造诣,又将气功、点穴、针灸等传统中医手法加入其中,据说在控制他自己和孩子的近视发展中起到了一定作用。
 
 
 
听说了刘世铭的事情之后,北京市教育局体卫处和北京市防疫站的干部很快找到了他,上门求教,很快总结了刘世铭所创的手法和用到的穴位,这就是最原始的眼保健操。
 
 
 
1963年,这套体育老师原创的眼保健操首先在北京市第28中学进行试点,不久后,北京市景山学校、北门仓小学等学校也开始试做这套眼保健操。
 
 
 
1964年1月28日和30日,《北京日报》两次刊出专题文章,介绍视力保健的重要性并推广眼保健操,就这样,第一套8节版的眼保健操在北京市部分中小学中逐渐扩大试点,很快便在全国的中小学里推行起来。
 
 
 
 
 
 
《北京日报》1964年1月30日第3版对第一版眼保健操的介绍
 
 
1966年,因为历史原因学校停课,这套眼保健操手绘图解被妥善收藏了起来,直到1972年学校恢复正常上课后,眼保健操才作为中小学一项保留项目重新恢复。
 
 
 
当时,北京市教育局邀请当时在京城最负盛名的两位中医按摩专家——北京中医医院骨科主任李玉田、中国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按摩科主任卢英华对按摩手法进行了一些纠正和修改。
 
 
 
之后,原先8节的眼保健操简化为5节,配上了音乐,并从首都体育师范学院请来一位声音甜美的女生喊口令,制成了唱片,同时印制了一批眼保健操的标准穴位挂图。于是,第二套眼保健操由8节改为5节,从1972年起推行,也就是“为革命,保护视力……”的版本。
 
 
 
2008年,已经沿用30多年的眼保健操又经历了一次“改版”,为了免除干洗脸时中小学生用小脏手到处揉脸的感染风险,去掉了干洗脸一节,并重新安排了穴位和手法,但总体仍然没有超出体育老师刘世铭原始版本的基本范围[2]。
 
 
 
 
眼保健操,真的能预防近视吗?
 
 
 
简单来说,不能。
 
 
 
整个眼保健操的创编过程中,全程都没有眼科医生、视光学技师、视觉研究者参与,是体育老师创立、骨科和按摩科医生修改、教育局推广的。本着科学精神来看眼保健操的话,可以认为这是一套没有科学理论基础,没有专业人员参与研究设计的“身体动作”。
 
 
 
(这可能也是眼保健操不叫眼睛按摩法、眼部点穴法,而叫“保健操”的原因吧。因为是体育老师编排的动作,也只能是操吧……)
 
 
 
没有科学理论基础,没有专业人员参与设计编排,确实是个硬伤。
 
 
 
但是,科学精神仍然留有余地,那就是“看结果”——如果真的证明做眼保健操能够降低近视发病率,甚至改善近视程度,就算没有理论基础和专业人员参与也没关系,照样值得大力推广。
 
 
 
可惜,并没有什么眼保健操有效的靠谱研究结论。
 
 
 
 
没有灵魂的眼保健操,来源:网络
 
 
 
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很多研究都在探讨眼保健操的效果。其中,最著名的是1979年的一项对照实验,1000名10~17岁的中小学生参加实验,结果显示,做眼保健操的孩子和完全不做的相比,近视发生率没有差异[3]。
 
 
 
1982年一项研究则针对刚做完眼保健操和刚望着远方放松眼睛的孩子进行,眼保健操对睫状肌的放松还比不上看一看远处[4]。
 
 
 
多看医典:睡个觉能解决视疲劳吗?
 
 
 
近期的研究也有不少,比如2013年一项对北京409名患有近视的中小学生进行的研究表明,眼保健操能够适度减轻眼部周围肌肉的疲劳,却对减缓近视度数增长没有实际作用[5]。
 
 
 
2016年一项针对河南安阳201名7年级学生为期两年的研究表明,做眼保健操与否与他们近视的进展没有关联[6]。
 
 
 
 
来源:网络
 
 
 
 
国外也兴起过眼部按摩,同样没啥用
 
 
 
说起来,刘世铭老师编排眼保健操并不是世界首创,100多年前,美国眼科医生威廉·贝茨(William H. Bates)就发明了一套“锻炼眼睛、改善视力”的训练方法。这套训练法,至今仍有人在坚持使用,被称为“贝茨训练法”,或 “贝茨视力恢复法”[7]。
 
 
 
 
贝茨医生本尊
 
 
 
贝茨是位正经的眼科医生,按理说他发明的方法应该靠谱才对。然而,不幸的是,由于当时技术限制,眼科医生们对眼睛的构造和近视的原理还没有认识得非常透彻,这导致贝茨医生的想法从理论基础上就出现了差错。
 
 
 
贝茨认为,改变看远近时焦距变化的不是睫状肌控制的晶状体,而是眼球通过改变整体形状来改变聚焦情况的,眼外肌出现“紧绷”无法放松的状态是发生近视的原因,因此放松眼外肌肉可以改善近视、提高视力。
 
 
 
以此为基础,他编排了一系列的眼部训练方法,包括捂眼、闭眼照太阳或灯光、摆动头部、转动眼球等。
 
 
 
然而事实上,贝茨希望锻炼和放松的眼外肌,其作用只是改变眼球方向,也就是转动眼球,负责视物聚焦的是另外一组位于眼球内部的肌肉——睫状肌。
 
 
 
睫状肌是一组环形的肌肉,“拉住”晶状体的周边,睫状肌收缩和舒张可以改变晶状体状态,让它变胖或者变扁,从而改变了晶状体的屈光性质,改变视物焦点。
 
 
 
在进行医学验光时,为了消除人眼主动调节焦点能力对视力检测的影响,医生会使用阿托品或托吡卡胺等药物麻醉睫状肌,这时瞳孔会散大,晶状体也失去了调节焦点的能力,这时再验光就可以减少误差。(了解更多医学验光的知识,请查看腾讯医典订阅号2019年8月27日推送内容,或查询腾讯医典小程序。)
 
 
 
贝茨训练法从问世开始,就饱受质疑。在贝茨医生到处卖书、演讲、做广告,火了好多年以后,1929年,贝茨训练法被全美反卫生欺诈委员会、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联合认定为欺诈、误导广告、虚假宣传。
 
 
 
此后,美国视光学协会和美国眼科学协会更是毫不客气地指出,这些“疗法”统统没有科学证据。更进一步,美国眼科协会在2004年,还针对各种眼部肌肉放松、按摩的疗法下过定论,无论是采用器具还是用手,眼保健操类的按摩和训练都不可能改善视力。
 
 
 
贝茨医生在眼科手术中使用肾上腺素止血的创举对眼科学界有很大贡献(有机会再给大家讲这个故事),然而在治疗近视方面,他的理论和疗法都缺乏科学性,成为他学术生涯中的一个遗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